企业文化 艺术园地 散文

山村小路

发布日期:2018-01-03

照片取自焦波《俺爹俺娘》,侵权必删

记忆中通往外婆家这条遥远的小路是红泥土的凹形小路,小路很长很窄,只能容得下一辆车通过。由于遭受雨水和车辆辗压,路面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可这条路却是通往外婆村子的唯一的一条通道,正是因为这样的交通不便,年幼的我很少去外婆家,更不愿意走那条稍不留神便容易摔倒的山村小路。

在我还是六七岁的时候,每次在这通往外婆家的小路上走不到半小时,我的脚丫子就开始不听使唤了,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拉着个小脸,嘟着小嘴,紧皱着眉头。每一次外婆都会习惯性的走到我面前蹲下,妈妈也会习惯性的瞪我一眼,用不容置疑的目光告诉我不许外婆背。却从来没有改变这么多年都是妈妈拿着沉重的行李,外婆驮着撒娇的我,还不忘批评妈妈,“孩子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骨骼还没发育好,伤不得。”每每这个时候我都得意地我趴在外婆温暖的背上,唱起了那首“牛儿还在上坡吃草,放牛的却不知道哪里去了……”走着走着,我便感觉到外婆已经气喘吁吁了,这时我会坚决的从外婆的背上滑下来,不能让外婆太累了。每次从外婆的背上下来,我都装出一副加满了“油”的样子,蹦蹦跳跳的拉着外婆的手给她讲学校的趣事,外婆看着我调皮捣蛋的样子笑得合不拢嘴。返程回家的时候外婆都会说“明年你们来的时候这里就是水泥路了,通村公交就到咱家门口了,妞妞再也不怕一不下心就摔倒了,也不怕天阴下雨了……”随着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步伐的加快,通往外婆家的水泥路终于铺好了,通村公交也开通了。

妈妈总想着把外婆接到城里尽尽孝道,外婆一辈子辛劳,为儿为女,我也希望外婆能来和我们一起住,想几天清福。我常常幻想外婆在公园遛弯的情景,跳广场舞的情景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幅画面。外婆终于来了,刚开始还好,后来慢慢地外婆的脸上没有了笑容,要么坐在沙发上发愣;要么总是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发呆。我拉着外婆的手问:“外婆,您为什么不开心啊?”

外婆若有所思的告诉我:她想家了,想那个山里的老家了,想那里清新的空气和泥土的味道了,说她这曾经每天总要在那条山路上来回穿梭好几趟,要不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还告诉我也是在这条弯弯曲曲、高低不平的山村小路上,外婆将妈妈,舅舅,小姨们送出了农门。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外婆就站在这条山村小路边上最高的土丘上朝无尽的路端眺望着,盼望着。外婆还告诉我,二十多年前,大舅也是从这条小路出发,怀里揣着外婆从左邻右舍借来的几十块钱,走出大山,到城里谋生。初出大山的舅舅,钱没挣着,身上的几十块钱却被骗走了,不甘心,也不好意思回家的舅舅自己被饥饿、寒冷打倒了。好心的邻村人捎信回来说舅舅病的连路都不能走了,外婆硬是一连几天用手拉平板车推着舅舅早出晚归的穿过这条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去镇上的卫生所打吊瓶,看医生……。我知道,外婆真的是想家了,想回去看看了!

一个格外晴朗的日子,我和妈妈陪外婆回山里的老家看看。坐上通村公交车,外婆显得格外激动,话也多了。车子平稳的驶进了大山,外婆指着远处苍翠的山头高兴的说“过了这个山头就到咱家了。看是不是我说的铺上了水泥路,通上了通村公交,还是咱家的环境好吧,记得回程的时候到地里摘些豆角,南瓜,茄子,辣子……”看着外婆乐的合不拢嘴,我和妈妈会心的笑了。扶着外婆悠闲地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不由得往事一幕幕浮在眼前。外婆老了,真的老了,佝偻的背越来越弯了,但走在这条注满外婆情结的山村小路上,她还是那样的健硕。

不由的,我对这条山村小路有了别样的情感,我爱上了这条山村小路。 (能源检计量中心 张小艳)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在线咨询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